移动版

主页 > 棋牌游戏 >

信和财富被曝回款一拖再拖 暗藏坏账最大股东涉嫌自融

  信和财富去年曾被曝出大面积逾期的消息,如今过去9个多月了,网上关于信和财富的传闻依然不绝于耳,记者对此展开调查与采访,但求证的过程却异常艰难

  信和财富自去年被曝大面积逾期以来已经过去9个多月,然而仍有消息称,其存在部分回款未到账的情况。公司资金运转状况是否良好?网上关于信和财富的讨论在持续升温,真相到底如何?

  对此,《投资者报》记者展开调查,并通过多种渠道试图联系该公司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果。

  被曝回款逾期

  2016年10月,网上流传着据称是由信和财富业务员发布的一则提现规则调整的通知。该通知显示,信和财富根据监管要求,自2016年10月1日起,对于之前在信和财富进行线下投资的客户到期之后的回款规则做出调整:自客户投资到期之日起,信和财富为客户寻找债权受让人;转让未成功前,客户持有等待期间收益,转让成功日期最快为3个工作日,最晚不超过一个月。

  在这之后,有投资者称,迟迟未收到回款,从开始的逾期一个多月,到后来的100天、4个月,直到现在逾期已有9个多月,仍有回款未收到。不过此消息未获得信和财富方面证实。与此同时,信和财富的线上及线下平台依然有投资者在买进。

  就在近日,有自称是信和财富离职员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下称公开信),信中透露以下几个要点:一、信和汇金门店大面积关闭,员工成批离职,线下和线上平台没有足够多的新增债权消化理财端进入的资金;二、信和财富董事长夏靖早在海外做了很多投资,其次是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项目,其三是用于各关联公司,已涉嫌自融。以上这些投资都未能带来较大收益,往往以失败告终;三、夏靖涉及的民间借贷案高达1688件,其中包含以他个人名义而不是信和汇金名义起诉追缴的大额借款,这些借款金额高达几千万甚至1亿元,信和财富还有5000多例未追缴回的坏账。

  在这封公开信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信和财富理财端吸纳了庞大的资金(公开信中称已达400亿元),而信和汇金债权量最多只有200亿元,剩余的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不过目前这封公开信的真实性未获证实,记者多次试图采访信和财富方面进行求证也未果。

  另一方面,信和财富依然高调进行广告宣传与慈善活动,看起来公司似乎并不缺钱。

  曾涉嫌非法集资

  《投资者报》记者通过天眼查企业信用软件查询获知,信和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曾两度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015年8月19日,信和财富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被列入异常经营,同年9月29日,其依法办理住所或者经营场所的变更登记被移出异常经营;2016年6月20日,信和财富因“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再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同年7月4日更正公示的信息被移出异常经营名录。

  2015年7月,大连市政府在政府官方网站上正式发布公告,通报涉嫌非法集资的P2P平台,信和财富位列黑名单首位。其中特别指出,信和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不具备对社会公众开展投资理财业务的牌照和资质,不能从事与投(融)资理财业务相关的金融业务,更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2016年5月,绍兴市政府投融资咨询类公司“百日整治”专项行动中,信和财富在绍兴的两个分支机构中,有3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存款被拘留。

  借贷纠纷暗藏坏账 

  《投资者报》记者通过天眼查企业信用软件查询获知,信和财富的最大股东是夏靖,持股比例99.5%,目前是公司的监事。去年12月,夏靖与吴冬云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并案调查。

  而信和财富之前对此做出的解释是,公司为清理存量债权、完成转型,夏靖针对逾期借款人向法院提起了一系列的民事诉讼,此为实现合法质权之正当行为。维权行为既有利于惩治“老赖”,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投资人的利益,与经济犯罪无关。

  不过奇怪的是,如果这些借款为公司存量债权,那么为何这些案件中的诉讼人是夏靖而不是信和财富?

  此外,信和财富曾在2015年时对外宣称与民生银行资金存管合作,凤凰财经于2015年曾报道金信网(与信和财富为兄弟公司)与民生银行有资金托管方面的合作。记者联系民生银行方面核实,民生银行表示,未查询到目前民生银行与信和财富或金信网有资金存管方面的合作。之后信和财富改称,资金存管合作方为徽商银行,但据记者向徽商银行求证,徽商银行表示,金信网在2016年12月时的确与微商银行签订协议,但存管系统至今未正式上线。根据信和大金融最新对外宣称的消息,目前与信和财富进行存管的银行是新网银行。

  在风控方面,信和财富对外宣传其对贷款端的筛选十分严格,通过率只有0.5%。然而有记录显示,信和财富曾给安徽科瑞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放款1000万元,本息累计1840万元,而这家企业多次被列入失信企业名单。

  按照信和汇金2016年至今的业绩数据和财富端两个线上平台的业绩,哪来足够多的新增债权去消化理财端进来的资金?如果没有,信和财富是使用哪些渠道来消化这些资金?对于已经逾期的账款,回款时间是否有准确预期?

  此外,市场各方和投资人广泛关注的问题还有:信和财富之前对外的投资项目到底收益如何?信和财富之前追缴不回的坏账风险将由谁来承担?此后有什么措施来解决风控不足的问题?

  因对信和财富的现状存在众多疑问,《投资者报》记者将采访函发致公司公开邮箱,但直至记者截稿时也未收到任何回应。记者另外尝试通过企业公开电话联系信和财富,但多次拨打均无人应答;官网客服电话拨通后,接线客服称不知道总部电话。《投资者报》记者联系北京营业部时,工作人员称公司地址搬迁故无法提供有效联系方式,营业部负责人对此也表示不知晓。但信和财富总部近一段时间并未有迁址一说。■

http://www.cpic-ing.com.cn/pQPYj/